搜鋪首頁 > 資訊 >行業 > 正文

想靠火鍋外賣發財的第一批老板已經跑路了

2020-03-06 18:41:00

聯商專欄:疫情讓餐飲門店的日子不好過:

海底撈在1月26日宣布停止門店營業后,有機構預計,海底撈2020年營收或損失50億,而海底撈在高度分散的火鍋s市場僅占到2.2%的市場份額,艾媒咨詢曾在2019年發布過一份報告,指出火鍋在中國餐飲市場中占比份額最多,并穩步增長,有望在2020年突破7000億,可想而知,火鍋門店停業,空出了多大一塊兒市場。

于是就有創業者瞄準了火鍋外賣連鎖。

【商業街探案】的一位讀者孫先生留言表達了他的思考和困惑:想趁著疫情期加盟一家火鍋外賣連鎖,因為他覺得需求很旺盛,而且非常時期,心儀品牌的加盟政策比較優惠,算抄底,但有位搞餐飲的朋友卻勸他,火鍋外賣在疫情期做起來的難度很高,而且就算火了,疫情結束后,95%的消費者都會回到門店的懷抱。

“短命生意,不要做。”這位朋友說。

曇花一現的火鍋外賣創業潮

專營火鍋外賣不是新事物。

在2011年6月就有一家臥底火鍋成立,其主打的就是線上配送,創始人邱星星認為:在所有的外賣中,火鍋是唯一既能保持溫度又能保證美味的品類。

臥底火鍋的經營數據因為年代久遠而缺失,但值得注意的是,從2015年開始,外賣平臺的風口真正到來——美團在2014年完成了460億交易額,創始人王興在當時提出2015年是o2o決戰年,但臥底火鍋似乎沒抓住補貼大戰的機會,把外賣發展壯大,倒是在16年于北京潮地工體開設線下店,其店店面面積有1000多平米,206個座位,以o2o的概念拿到A輪融資,此后再無融資消息。

今天,在大眾點評定位臥底火鍋的誕生地北京,已經搜索不到該店,并且也無法在美團外賣中搜索到該店。

另外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董火鍋主打“掌上一小時速達火鍋外賣”,定位在年輕白領,號稱“懶人經濟”,創始人董國斌也高度看好火鍋外賣,認為聚焦外賣的火鍋品牌利潤空間比傳統火鍋品牌至少提高了20%,遺憾的是,在其成立地北京,大眾點評僅兩家店鋪在營業中,美團外賣無法找到該店。

事實上,業界公認的火鍋外賣創業元年在2015年,除臥底火鍋和董火鍋外,大批火鍋外賣創業者入局,但有數據統計,在2016年,其中90%的品牌倒掉了。

(火鍋外賣)

同年入局的淘汰郎創始人趙子坤認為,這些火鍋外賣品牌死掉的原因是客群定位出現了偏差,他們模仿海底撈做大鍋、家庭消費,導致客單價普遍較高,卻忽視了這部分群體只是海底撈堂食的延伸,不代表大眾市場。

饈饈小火鍋的創始人馬永杰則認為,本來外賣火鍋的基數就小,這些創業者的運營還不專業,活不下去是必然的。不過,目前只能在大眾點評上查到8家饈饈鄰家外送小火鍋,都在山東境內。

按照淘汰郎的說法,他們是大浪淘沙后,成功活下來的品牌。

趙子坤認為,火鍋是特殊品類,要點很多單品,比如海底撈,點完三、四百元的客單價,一兩個人吃不了,人多了以后又不方便,只有小火鍋才能解決這一問題。所以,淘汰郎打出了99元外賣小火鍋模式。

同時,淘汰郎自建加工廠,由工廠直接供給成品到店,每個城市設置5-15個門店,每個門店不做堂食,相當于前置倉,覆蓋范圍為5公里。在17年7月,淘汰郎拿到A輪融資,同時從自營模式轉為加盟模式,到2019年3月,覆蓋全國230座城市,近400家門店,累計銷售額突破4.4億元,但再無融資消息。 

加盟活下的品牌?不合算

因為火鍋外賣的特性,加盟存活下來的火鍋外賣品牌似乎不是個好主意。

【商業街探案】在年前了解到,淘汰郎的加盟費是6.98萬元,另外需要付保證金1萬,品牌管理費9800元一年一店,合同有效期在3年。

對于加盟的商戶,淘汰郎會提供開業前的選址服務,營養裝修和培訓,開店后會提供產品研發、市場營銷方案、門店運營管理和外賣平臺運營等服務。他們同時還給咨詢者提供了盈虧分析:

(淘汰郎盈虧分析)

以一線城市為例,只要能滿足客單價210元,每日客單量25單,每月客單量750單,那么一個月的交易額會在157500元,然后扣除食材成本63000元,配送成本15750元,房租12000元,人工15000元,平臺傭金及活動補貼2325元、水電雜費1500元,一個月的利潤將達到26625元。

但從事餐飲多年的郝振(化名)告訴【商業街探案】:“你要付出的資金遠遠高于他給你看到的價格。”

他分析:“房租即便算12000元,一般正常情況下壓二付三,光是房租就要先投入5到6萬。此外,人工15000元是完全沒有計算吃住的價格,也別以為不做堂食就不用裝修了,他們開始不會告訴你,但交了加盟費后就要往里砸錢了,裝修費用大概也要3萬,最后前期投入到可能會在25萬左右。”

郝振同時認為,淘汰郎給出的盈收前景,即月售750單,客單價210元的目標很難達成,要持續盈利很難。數據顯示,即便擁有客單價低、擴張成本低(加盟)兩個“優勢”,淘汰郎的體量也沒蓋過海底撈的外賣業務——從美團外賣可見,其在上海虹口區有兩家店,一家是上海1店,1月月售在151單,一家是虹口店,月售350單。而海底撈在同樣區域內,兩家門店外送在1月分別是306單和227單(截止于發稿時數據)。

另外一家存活下來的火鍋外賣品牌鍋sir(2016年10月18日成立)銷售額也不穩定,上海美團可查一共有9家鍋Sir,9家店的月銷數量很不穩定,一家10月開店的鍋Sir(上海店)至12月底,月訂單訂單數只有16單。另外一家鍋Sir(金橋店)月銷售卻高達578單。造成這種現象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金橋屬于上海郊區,周圍沒有大型火鍋品牌做競爭對手,而其上海店卻位于上海靜安區東寶興路,屬于內環城市,競爭力巨大。

而針對疫情期火鍋外賣的需求,火鍋外賣品牌還要和各大傳統火鍋、商超火鍋外賣做競爭:

大龍燚通過旗下“包煮婆火鍋菜”品牌,與盒馬鮮生及外賣平臺合作,在19年年掘金外賣市場。2019年6月中旬,小龍坎初次試水外賣代運營。

盒馬在2019年10月17日,就在全國20多個城市的盒馬門店和App將推出火鍋外賣業務,帶動了家樂福等超市進入火鍋外賣賽道,疫情期,調料、底料幾乎都在各大商場賣到斷貨。

也是在疫情期,重慶的周先生一家點了人生中第一次火鍋外賣,結果非常失望,因為付出了300元,卻沒吃到什么東西,周先生吐槽:“如果不是疫情,我根本就不可能點火鍋外賣這種東西,我花這么多錢點個火鍋外賣,還只有這么幾口。而如果有下一次,我一定自己買火鍋底料自己煮,幾塊錢買幾根黃瓜,我們一家人吃它不香嗎?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周先生點的“火鍋外賣”是重慶一家知名的火鍋店,由此可見,連老火鍋店的外賣都讓周先生有了“自己去超市采購來吃”的想法,想臨時殺入做外賣火鍋專營的難度就可想而知了。

(來源:聯商專欄 文/商業街探案 夏志)

轉載免責聲明:凡本站注明 “來源:XXX(非搜鋪網)”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,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、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,請聯系本站采編中心:0571-87015503-809,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搜鋪資訊 責任編輯:周松平
分享至:

點擊排行

數據

恒隆地產上半年收租41億 奢侈品恢復超預期

訪談

精耕特色商業!攜手寶龍商業后,浙江星匯志在跑贏新賽道

回到頂部

内蒙古快三走势图app 精选三肖三码中特期期准 赤赢配资 澳洲快乐8官方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查询官网 上海股票配资1配资658 江西福彩快3是真的吗 南昌期货配资 甘肃11选五走势图热号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360 重庆农场选号计划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预测 巴西3分彩开奖 贵州快3预测大小 股票分析师介绍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派彩电子 股票怎么玩新手入门